白露朝夕

岁末矫情款树洞

刚才去听了数学课感觉老师真是超级棒,很久都没有遇到会教我们很多技能的数学老师了
回来了路上先陪小伙伴去了智强结果打算去少图的时候被抓回了家
这种事情,早都不是第一次了吧
然后两个人就找了借口多走了一站路,聊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题,又去买了章鱼小丸子
带着小丸子上公交车的时候竟然还被公车大叔鄙视了
妈的无饮食车厢…怪我不坐公交好久咯
后来天慢慢黑下来了,越想越心塞
自己还是永远处理不好这种奇怪的关系啊
永远都是那个最难约出来的小伙伴
永远都要在小伙伴们很期待的时候告诉他们:“对不起啦,祝你们玩的开心。”
就算出来也免不了惹出什么事端,继而又暗暗发誓下次一定不约
走在路上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一句话:“怎么会有这种事。”
从论语里的“这样的人竟得了这样的病”到游游的“怎么会有这种人”,渐渐也用上了这种语气。
只是可能不会有答案了吧。
或者说到底就是自己考的糟糟糟?
那就只好 怪我咯

2014.12.13
评论
©白露朝夕
Powered by LOFTER